天辰娱乐注册


招商QQ:3270561200
  • 浙江宁海万人寻访无名烈士墓千人“结对认亲”,守护烈士英魂

      无名英雄有“家”了

      “我们愿意当无名烈士的亲人,每年都去祭奠他们,真正让烈士他乡变故乡。”4月2日,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烈士陵园,志愿者们郑重许下诺言。

      半个多月前,宁海发起“为无名烈士寻亲”活动,招募志愿者寻访散落在各处的无名烈士墓。一支“寻亲队”迅速集结,分赴乡镇村落,截至目前,已寻访到5处墓葬,收集了20位无名烈士的事迹。随着活动的深入,共有上万名宁海人陆续加入“寻亲队”,千余人志愿加入“亲人团”,一起寻访英雄足迹、传播英雄故事、守护烈士英魂。

      亲历者:不仅默默缅怀着,还倾其所有守护着  

      宁海县大佳何镇大佳何村老街的一处廊檐下,总是坐着一位名叫马能胜的90岁老人。只要路过的人与他耐心攀谈上两句,就会听到一个惊心动魄的英雄故事。

      宁海解放前夕,解放军一支小分队乘坐的帆船因故搁浅在大佳何镇的一处浅滩。天亮后,这支队伍不幸遭遇了敌军。这一仗从天亮打到了黄昏,直到战士们弹尽粮绝后被俘。

      “他们被绑着押到了我们村的老街上,坐在台阶上紧紧挨着,身上不停地流着血。”马能胜在老街住了一辈子,当年的情形历历在目。“一共8个人,有男有女,都是二十几岁的年纪。”村民们不忍心,偷偷地给他们送吃送喝。后来,战士们都被杀害了。他们的遗体被几位好心村民葬在了溪边树林之中。40年后,镇政府组织整理了这些遗骨,移到山上建墓立碑,供人凭吊。

      对马能胜来说,这段经历刻骨铭心。七十多年来,他总是对着后辈们唠叨:“可惜啊,牺牲的战士们没有留下姓名,埋在了这里,远方的家人该多难过,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?”直到半年前,本地的民俗研究者何晓道拜访了他。

      “我从小到大无数次听老人们讲起这段故事。”何晓道花了半年时间,走访了数个村庄,找到了30多位曾亲历这段历史的老人,最后将故事写进了文章中。

      3月下旬,宁海发起“为无名烈士寻亲”活动,越来越多的亲历者浮出水面。人们发现,无数个日夜里,这群朴实的人不仅默默缅怀着,还倾其所有守护着。其中,就有胡陈乡大赖村的96岁老党员尤洪章。

      1951年7月,一伙土匪出没在胡陈乡附近。作为一名民兵,尤洪章也参与了那场战斗。“我躲在草丛里,看到土匪经过,点了下人数,是44个。解放军立马发起了进攻,一直打到晚上。”尤洪章说,最后,解放军打跑了土匪,把战死的战士抬下山安葬了。

      “他们都是为了村庄的和平牺牲的。”从那些战士永远留在大赖村的那一刻起,尤洪章就成了守墓人。每逢过年过节,他都不忘到墓地拔拔草。想起那些肩并肩的战友,还会止不住地流泪。尤其是清明节,他会提前一个星期就打电话给在外经商的儿子,让他带着老婆孩子早点回来上山祭奠、献上哀思。

     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,尤洪章不仅带领着村民在这里祭扫,还当起了义务讲解员。几十年来,他向每一位来访者讲述解放军战士不屈不挠的革命故事。“有这么多人关心、爱护他们,他们在地下一定会有所安慰。”尤洪章说。

      传承者:我们活着的人都是烈士的亲人

      通往强蛟镇峡山村革命烈士陵园的山路,王成恕已经走了五十多年。陵园中心有座墓穴,里面长眠着4位不知道姓名、年龄、籍贯的烈士。墓前矗立着一块高约3米的赭红色石碑,上面刻着百来字的碑文。这份碑文就是王成恕写的。

      1968年,两位热心的峡山村村民带头,将以前牺牲在附近的无名烈士遗骸迁至此地集中合葬。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、当时的村小校长,王成恕写了碑文。从那之后,王成恕踏上了漫漫守护路。每逢清明,他都会带着师生祭扫,年年不辍。

      从热心村民到王成恕,再到村中的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岁月变迁中,守护这座墓已经成为整个峡山村的默契。1997年,考虑到石碑破旧,峡山人开始四处筹集资金修缮。镇里的少先队员每人每星期节约1元钱,半年时间就累积了9000多元;镇里的机械厂、塑料厂和县里的设备厂各自拿出了数千元……最后,这座陵园在大家的努力下修缮一新,被镇政府命名为“革命传统教育基地”。2017年,宁海县民政部门又拨款近10万元,扩大了陵园。

      “最好的纪念就是传承,让烈士精神在人们的心中永远活下来。”强蛟中心小学90后教师金雪葵说。2017年,她接过了王成恕的接力棒,成为每年清明祭扫无名烈士墓的主要组织者。现在,她又申请加入了“亲人团”,带领学生们守护这座墓地。“祭奠英烈忠魂、传承红色基因,能够让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将来通过自己的力量为社会作贡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