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辰娱乐注册


招商QQ:3270561200
  • 重庆秀山县委原书记王杰案剖析:任性怠惰 私欲膨胀

      任性怠惰 私欲膨胀

      重庆市秀山县委原书记王杰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      王杰,男,土家族,1964年8月出生,198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85年7月参加工作,曾任石柱土家族自治县(以下简称石柱县)万朝乡党委副书记,石柱县沿溪乡党委书记,石柱县副县长,綦江县副县长,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(以下简称秀山县)县委副书记、副县长、代理县长,秀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秀山县委书记。

      2020年4月,王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同年12月,王杰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其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,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     

      “这一切不怪别人。当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要从一个县委书记沦为阶下囚时,我很恐慌。但回想过往,这都是我咎由自取。”王杰忏悔道。

      1 政治上不清醒,说一套做一套,对决策部署搞变通

      “我走到今天这一步,是我自己造成的。我对不起组织对我的教育培养,给党抹了黑,给组织添了乱,我表示深深忏悔。”接受审查调查时,王杰悔恨不已。

      不可否认,倘若王杰能够一如既往、表里如一地严格要求自己,便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步。

      王杰的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,母亲是有文化的农村女性,父母对其自幼严格要求、言传身教,让其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不负所望,从小学到大学,王杰一直是同学中的佼佼者。那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,好好学习、增强本领,将来无论身处何种岗位,都必须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,不忘入党誓词,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。

      1985年7月,大学毕业后的王杰任石柱县万朝乡党委副书记,两个月后任沿溪乡党委书记,组织的信任与父母“努力工作,做一名清官,做一名受老百姓爱戴的好官”的嘱托,鞭策他努力工作。王杰依稀记得,参加工作的前十年他不为金钱所动,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,总感觉人生的价值就是不断努力奉献,有着一股拼劲。

      然而这股拼劲随着岁月的流逝开始减退。在不正之风的侵蚀下,党性修养被王杰抛诸脑后,初心逐渐动摇,思想防线被突破,他不禁感慨“我都觉得我变了”。

      王杰的蜕变源自别人吹捧中的自我陶醉。

      2009年2月,王杰当上秀山县县长后,围绕在身边说好话的人多了,对于“你很能干、有本事”“秀山建设得好”等糖衣炮弹,他感到沾沾自喜,王杰坦言道,“我那时觉得听到这些话比送我十万、二十万都高兴”。

      阿谀奉承的美言犹如一剂迷魂汤,王杰放松了防线,推杯换盏的酒香加之投其所好的殷勤,更让他失去交友择友的警惕,逾越了政商交往的底线。一些商人在发现王杰喜欢打牌喝酒后,便长期陪同大吃大喝、打牌娱乐,久而久之与王杰成为亲密的“朋友”。

      “只要有时间,我就和这些老板混在一起,不知不觉地被他们牵着鼻子走。”王杰也意识到其在商人营造的安乐窝里日渐堕落。理想信念一落千丈,责任担当荡然无存,政绩观错位的王杰在落实中央大政方针上打折扣、搞变通,说一套,做一套,逐渐沦为表里不一的“两面人”,弄虚作假的“两面派”。

     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秀山大力发展锰产业,一时间,锰矿、电解锰厂遍地开花,但产业发展也带来了环境污染问题。2017年4月,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向重庆市委市政府反馈意见指出,“秀山县18家电解锰企业渣场均无防渗系统,总体整改工作推进缓慢”。市委市政府遂要求秀山县在当年底前完成整改。

      接到这份年底前完成整改的“最后通牒”,时任秀山县委书记的王杰除了常规听取环境保护工作例行汇报外,从未专题研究锰渣场治理方案。在听取整改工作汇报时,他又片面强调渣场体量大、地质情况复杂、资金不足、技术有限等客观困难,以秀山县无资金无项目为由,决定以环境风险管控的方式代替渣场无防渗系统问题的整改,导致整改工作无法落地、浮于表面,推进缓慢。

      在秀山县实现脱贫摘帽后,王杰觉得“过关了”,开始“撤摊子、甩包袱”,对扶贫资金使用管理疏于监督,导致扶贫资金被违规使用。“随着职位的升迁,手中权力变大,我官本位的思想逐渐膨胀,特别是当了县长、书记后,自以为是、作风霸道。总认为自己是正确的,听不进反对意见,做了很多对不起组织和人民的事。”王杰忏悔道。

      2 “想要又怕”,挖空心思粉饰肮脏交易